有些人表面是“周伯通”,背后却是国际反恐专家

    来源:人气:11更新:2023-08-09 00:26:29


    电影《封神第一部》正在热映,不管是纣王妲己,还是姬发等质子团, 都是网友热议的话题人物。

    但由于出场人物众多,被观众津津乐道的还是有名有姓的主要角色。

    然而有一个人,他连台词都没有,只凭一个镜头,便令人印象深刻。

    他就是第一个给殷寿下跪的费仲——宁文彤。

    如果不是特地去查演员表,你根本不会知道他演谁,因为电影中没有台词,只有一个一闪而过的镜头。

    提到宁文彤,你可能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他是谁,可他有一张“熟脸”——你肯定看过他的戏,但就是叫不上名字。

    出道30多年,他拍过几十部脍炙人口的作品,几乎都是配角,但个个不重样儿。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“剧抛脸”。

    他是《小龙人》里的奇奇爸爸;

    他是《亲亲我,老师》里的达达叔叔;

    他是《家有儿女》里的胖婶弟弟;

    他是《大秧歌》里无恶不作的吴江海;

    他是《琅琊榜》里大智若愚的纪王;

    他是《打狗棍》里仗义的财神;

    他是《射雕英雄传》里搞怪的“老顽童”周伯通;

    他是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里呆萌可爱的老胡;

    还是《县委大院》里质朴的人民公仆李来有……

    可以说他的每一个角色,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记忆点。

    如果说他只是一个“籍籍无名的老戏骨”,未免有失偏颇。因为这些,远不是他的全部。

    演戏只是“业余玩票”,他真正的身份,其实是个“隐形大佬”。

    看完他的经历,网友纷纷表示,跪的不是费仲,而是自己。

    2018年6月,宁文彤奉命前往西非国家马里,去支持在当地执行任务的中国维和部队。

    一个演员,为什么会去战火纷飞的前线?难道是搞慰问演出?

    原来,他是去给维和部队无偿提供无人机防控装备,并为其进行技术讲解。

    这个隐形的身份一亮相,一下子震惊了不少人。

    只听说艺人跨界经商、当导演的,还很少有哪位演员一不小心就跨到了如此尖端的行业。

    他甚至还有一家无人机公司——北京首赫防务科技有限公司,和专业的技术团队。

    他公司研发的无人机防控设备,已经走到了防控管控技术的最前沿,通过了欧盟和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质量标准认证。迄今为止,公司技术团队已经发明了十几项专利。

    因为技术过硬,宁文彤公司团队受邀参与过国家各种反恐安保行动,并收到有关部门的感谢信。

    2019年10月,他公司的低空安全防御车,亮相70周年国庆大典。

    同年12月,他和团队再次执行任务,开着四辆改装的防卫级哈弗H9汽车,到澳门进行无人机防空部署。

    由于宁文彤并非“知名演员”,以至于当年央视新闻报道,有个他的镜头,被眼尖的网友看到了,但硬是并不敢认。

    随着他参演的影视剧的热播,他“无人机电子对抗专家”和“国际反恐专家”的身份,彻底瞒不住了。

    永远像孩子一样,不断体验,是宁文彤的人生哲学。

    而这个人生哲学,一直贯穿始终。

    1969年,宁文彤出生在北京一个艺术之家,父母是中国评剧院的演员,母亲曾师从评剧表演艺术家赵丽蓉。

    在父母的艺术熏陶下,宁文彤从小就表现出了惊人的表演天赋。但不管是父母还是宁文彤自己,都没给他的未来设限。

    7岁那年,宁文彤的母亲给他报名了一个游泳兴趣班,希望他强身健体。结果宁文彤硬是把自己学进了国家体委的少年游泳队,接受了专业训练。

    因为擅长游泳,宁文彤得到了主演儿童剧《风帆》的机会,饰演一名帆船运动员。这是他首次“触电”,而这一年,他才10岁。

    初二时,他又出演了电影《北国红豆》,前往大兴安岭拍了一个多月的戏。

    结果回来后功课跟不上,考试7门功课没及格,被爸妈狠狠揍了一顿。

    被打之后的宁文彤,又委屈又羞愧,留下一封“遗书”,带着存钱罐里的全部家当——9块9毛钱——离家出走了。

    “遗书”上十分个性地写着:我对不起你们,我去找马克思了,你们不用找我。

    他骑着父亲的二八自行车,当然不是真的去找马克思,而是去了一个叔叔家里。叔叔带着他吃了一顿大餐,然后安然无恙地将人护送回家。

    自那之后,宁文彤认识到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学习,决定潜心学习,不再接戏。直到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,才正式开启演员之路。

    1990年,宁文彤饰演了《亲亲我,老师》里的“达达”一角,没想到播出后反响热烈。21岁的宁文彤,一夜走红。

    走在街上,经常有人拦住他要签名,这让宁文彤第一次体会了成名的滋味,同时也很不自在。

    更令他没想到的是,接下来的一部戏,直接将他的演艺生涯推向了巅峰。

    “我头上有犄角,身后有尾巴,谁也不知道,我有多少秘密。”1992年,宁文彤出演了电视剧《小龙人》,迅速火爆银屏,在当时掀起收视狂潮。

    直到今天,《小龙人》仍是众多80后、90后心目中的经典,任何一部科幻儿童剧无出其右。

    宁文彤不仅在片中饰演奇奇的爸爸,还担任副导演一职。

    接连两部戏的火爆,让宁文彤一跃成为当时家喻户晓的明星,出道即巅峰。

    按照这个设定,不出意外的话,宁文彤未来的演艺之路应该顺风顺水,取得更辉煌的成就。

    但往后的30多年里,他再也没有演过主角,而是一直在花丛中充当绿叶。

    一部分原因是,外形上,他并不符合大众审美里“伟光正”的男主形象。

    更大的原因是,他骨子里对新鲜事物的热爱。

    宁文彤是一个闲不住的人。

    在不拍戏的业余时间里,他和朋友们玩起了重型摩托,还组织了自己的车队。玩了大概3年,最多的时候,车队达到了1万人。

    在一次骑行中,一个车友发生事故,身体被甩出了几十米远,最终抢救无效去世。

    惨烈的现场给宁文彤留下了很深的阴影,意识到这个爱好可能会带来的后果,他第二天就把摩托车卖了。

    爱玩爱闹,但凡事得有节制。

    2002年,宁文彤对无线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    身边的朋友听说后,都摆手劝他放弃,这么精密的东西,一个门外汉怎么可能“玩”得转?

    但宁文彤不管众人的质疑,既然喜欢,就要研究透了,这是他的个性。

    他从最基础的物理知识学起,然后动手做天线。从无线电手台到中继台,从手动置频到电脑写频,从老式的模拟机到新式数字机,各种类型的设备他“玩”了一遍。

    两年时间,他硬是成了北京无线电运动协会会员,和一众大佬切磋技术。

    在“玩”的过程中,宁文彤发现,在军事领域,电子对抗无人机可以对敌方的关键通信设备进行定位和锁定,并实施精确的拦截和打击。

    但国内在技术上还存在盲点,他恶补通信软件编程知识,开始研究无人机的电子对抗。

    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是有限的,于是他掏出所有积蓄,开了一家公司,引进了顶尖的科研人员和专家团队。

    于是就有了后面的故事。

   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宁文彤还有更大的梦想。

    他把目光投向了儿童教育,他希望通过儿童剧的方式,让现在的孩子能够更好地了解中国传统文化。

    他要创作出一部像《小龙人》那样的作品。只要有空,他就进行剧本的打磨。

    网友感叹,宁文彤除了外形条件差了点儿,放到小说里,不就是天赋值拉满却又大隐隐于市的大男主吗?

    其实,在这令人啧啧称奇的履历面前,颜值,反而是最不重要的。

    但如果只把这些成就归功于天赋,显然是不准确的。

    有天赋固然重要,但想要在一个未知的领域有所成就,肯定离不开后天的努力和钻研。

    能把爱好做成一份事业,还是如此尖端的事业,放眼全球,也没有几个。

    “既然做了,就要努力做好,”宁文彤说,“说玩也好,说尝试也好,本质都是在寻找。”

    不给自己设限,喜欢就全力以赴,人生就有无限可能。

    他用一辈子,活出了别人的几辈子,这个“大神”,当之无愧。


    统计代码